破房子 )

发表时间:2019-09-02

  四九城的冬向来来的迅疾且厚重,不过几日,便铺天盖地地笼来。眼下已是长夜短昼的光景。鸡鸣拂晓,天尚是灰蒙蒙的一片明昧时,便被嬷嬷催促着穿戴好衣冠,临行时还不忘塞了个热烘烘的手炉到自个儿怀里,好搪些雪气。谙达知我体弱,予我一段关照,许我可在上书房揣着暖炉进读,可我向来耻于这等特殊的恩惠,于是堪堪到门口时,便索性将那手炉丢到安子怀里,才安心踏进去。

  甫进上书房的时候,便一眼见到猷哥早已端坐在位子上头,拼命打起一副精气神模样。我见他暗暗忍下个呵欠冲我招手,咧嘴一笑,分明展露了两颗新长齐的虎牙。

  “兄弟者,分形连气之人也,他遭皮肉之痛,我亦觉胸闷气堵。况我素来心肠极软,瞧不得人受苦,尤其听了猷哥这番体己话,更觉他煞是可怜,只涌上一股惺惺相惜的心疼劲儿,巴巴儿苦着一张小脸替他担忧。

  话音甫落,便只觑见外间人影掠过,也忙拢回了手,将案上一册书掂过,信手翻了页熟稔的看。偏只巧,纸页上分明便是煮粥焚须的典故,更衬应了眼下与他二人间的手足之爱。只悄悄用胳膊肘捅了他臂示意他看,又低声一句。

  自幼作为幺弟,又兼弱不禁风的身子骨,受了诸多兄长关怀钟溺,心中感念万分,总也无个本事让他们也乐呵一下。自他们相继离宫后,此一桩更成我心中憾事。而今窥见他眼眸闪烁奕奕神采,自然也十分高兴,直将笑意也呈深些,将折扇“啪”一收起且挥向路口处,颇有些话本中叱咤风云剑指东南的意味。

  先头的兄长相继开府建牙,我于孤单的四所拘束已久,在暮秋时恰落了一场不大不小的病,终也迁去了圆明园,竟日休养。我本早已倦怠极了泡在药汤里,偏在此时,似心有灵犀一般,一张请柬如夹来一片春意,因不忍看这尘封的皑皑冰雪,便透过了刺骨寒冬来将我解救出,拂去滞留的寒意。

  固知晓这比试笔力不过是一虚幌子,到底是助店家透过文墨探出各人家底何如罢了,倘若遇到我二人这类看似少不经事的纨绔子弟,便可欺其年纪轻,好糊弄,动一动那张金口故弄玄虚一番,再舌灿莲花,花言巧语轻松诓骗。很是不齿这般的行径,遂才携了猷哥入内,盘算着好一番捉弄他。见猷哥跃跃欲试之状,扇骨便轻敲那案上软宣,同店家信口胡诌般笑道。

  “说来也奇,我和我哥哥二人皆是用惯了好笔好墨的,一用那些劣货,尤其是赝品——便运不上力道。你倒不如将那方宝墨拿出来,我二人也好比试,也捎带着可替你辨辨真伪,如何?”

  末了勾了一笑,未及猷哥发话,便轻轻止住了他的话头,决意要戏弄那奸滑商贩一番。待掌柜折返奉上那所谓稀世珍墨之际,微俯身拈了案头那管软毫舔足了墨,侧勒努趯,策掠啄磔,毫尖末了一勾,便振落了一身少年郎独有的潇洒风骨。自幼师承名家,兼累日雕磨锤炼,笔法自不逊色于人。然心下深知,我二人便纵有颜筋柳骨,亦难入那狡诈贪欲之眼。

  果不其然,那掌柜见字后,虽颇有赞词,却含笑摇头;故作懊丧之态,悻悻叹道。

  话音甫落,便侧首示意安子将怀中揣着的一张千两银票取出,其上那极妥帖的靛蓝色刷印同龙火纹花样,皆由里到外散着恰到好处的矜贵,无不使跟前目光短浅的奸商心乱神迷。复挽了个平和的笑,将那银票覆于案面,徐徐而言。

  “我哥哥的本事比我强多了,只是我觉着方才那纸不够好,衬不上我哥哥的好笔法,也对我不公道。既已有了好墨,自当有名纸相配,倒不如你多寻几张这般模样的纸,来供我兄弟二人快意比试一番,如何?”

  四九城的冬向来来的迅疾且厚重,不过几日,便铺天盖地地笼来。眼下已是长夜短昼的光景。鸡鸣拂晓,天尚是灰蒙蒙的一片明昧时,便被嬷嬷催促着穿戴好衣冠,临行时还不忘塞了个热烘烘的手炉到自个儿怀里,好搪些雪气。

  甫进上书房的时候,便一眼见到猷哥早已端坐在位子上头,拼命打起一副精气神模样。我见他暗暗忍下个呵欠冲我招手,咧嘴一笑,分明展露了两颗新长齐的虎牙。

  “兄弟者,分形连气之人也,他遭皮肉之痛,我亦觉胸闷气堵。况我素来心肠极软,瞧不得人受苦,尤其听了猷哥这番体己话,更觉他煞是可怜,只涌上一股惺惺相惜的心疼劲儿,巴巴儿苦着一张小脸替他担忧。

  将案上一册书掂过,信手翻了页熟稔的看。偏只巧,纸页上分明便是煮粥焚须的典故,更衬应了眼下与他二人间的手足之爱。只悄悄用胳膊肘捅了他臂示意他看,又低声一句。

  先头的兄长相继开府建牙,我于孤单的四所拘束已久,在暮秋时恰落了一场不大不小的病,终也迁去了圆明园,竟日休养。我本早已倦怠极了泡在药汤里,偏在此时,似心有灵犀一般,一张请柬如夹来一片春意,因不忍看这尘封的皑皑冰雪,便透过了刺骨寒冬来将我解救出,拂去滞留的寒意。

  固知晓这比试笔力不过是一虚幌子,到底是助店家透过文墨探出各人家底何如罢了,倘若遇到我二人这类看似少不经事的纨绔子弟,便可欺其年纪轻,好糊弄,动一动那张金口故弄玄虚一番,再舌灿莲花,花言巧语轻松诓骗。很是不齿这般的行径,遂才携了猷哥入内,盘算着好一番捉弄他。见猷哥跃跃欲试之状,扇骨便轻敲那案上软宣,同店家信口胡诌般笑道。

  “说来也奇,我和我哥哥二人皆是用惯了好笔好墨的,一用那些劣货,尤其是赝品——便运不上力道。你倒不如将那方宝墨拿出来,我二人也好比试,也捎带着可替你辨辨真伪,如何?”

  末了勾了一笑,未及猷哥发话,便轻轻止住了他的话头,决意要戏弄那奸滑商贩一番。待掌柜折返奉上那所谓稀世珍墨之际,微俯身拈了案头那管软毫舔足了墨,侧勒努趯,策掠啄磔,毫尖末了一勾,便振落了一身少年郎独有的潇洒风骨。自幼师承名家,兼累日雕磨锤炼,笔法自不逊色于人。然心下深知,我二人便纵有颜筋柳骨,亦难入那狡诈贪欲之眼。

  果不其然,那掌柜见字后,虽颇有赞词,却含笑摇头;故作懊丧之态,悻悻叹道。

  四九城的冬向来来的迅疾且厚重,不过几日,便铺天盖地地笼来。眼下已是长夜短昼的光景。鸡鸣拂晓,天尚是灰蒙蒙的一片明昧时,便被嬷嬷催促着穿戴好衣冠,临行时还不忘塞了个热烘烘的手炉到自个儿怀里,好搪些雪气。

  甫进上书房的时候,便一眼见到猷哥早已端坐在位子上头,拼命打起一副精气神模样。我见他暗暗忍下个呵欠冲我招手,咧嘴一笑,分明展露了两颗新长齐的虎牙。

  “兄弟者,分形连气之人也,他遭皮肉之痛,我亦觉胸闷气堵。况我素来心肠极软,瞧不得人受苦,尤其听了猷哥这番体己话,更觉他煞是可怜,只涌上一股惺惺相惜的心疼劲儿,巴巴儿苦着一张小脸替他担忧。

  将案上一册书掂过,信手翻了页熟稔的看。偏只巧,纸页上分明便是煮粥焚须的典故,更衬应了眼下与他二人间的手足之爱。只悄悄用胳膊肘捅了他臂示意他看,又低声一句。

  先头的兄长相继开府建牙,我于孤单的四所拘束已久,在暮秋时恰落了一场不大不小的病,终也迁去了圆明园,竟日休养。我本早已倦怠极了泡在药汤里,偏在此时,似心有灵犀一般,一张请柬如夹来一片春意,因不忍看这尘封的皑皑冰雪,便透过了刺骨寒冬来将我解救出,拂去滞留的寒意。

  末了勾了一笑,未及猷哥发话,便轻轻止住了他的话头,决意要戏弄那奸滑商贩一番。待掌柜折返奉上那所谓稀世珍墨之际,微俯身拈了案头那管软毫舔足了墨,侧勒努趯,策掠啄磔,毫尖末了一勾,便振落了一身少年郎独有的潇洒风骨。自幼师承名家,兼累日雕磨锤炼,笔法自不逊色于人。然心下深知,我二人便纵有颜筋柳骨,亦难入那狡诈贪欲之眼。

  果不其然,那掌柜见字后,虽颇有赞词,却含笑摇头;故作懊丧之态,悻悻叹道。

  话音甫落,便侧首示意安子将怀中揣着的一张千两银票取出,其上那极妥帖的靛蓝色刷印同龙火纹花样,皆由里到外散着恰到好处的矜贵,无不使跟前目光短浅的奸商心乱神迷。复挽了个平和的笑,将那银票覆于案面,徐徐而言。

  “我哥哥的本事比我强多了,只是我觉着方才那纸不够好,衬不上我哥哥的好笔法,也对我不公道。既已有了好墨,自当有名纸相配,倒不如你多寻几张这般模样的纸,来供我兄弟二人快意比试一番?”

  到底还是孩子心性,只爱揽些捉弄人的活儿,而向来无个主张。遂偏了头去询猷哥意见,少年快活自得之色一览无遗。

  四九城的冬向来来的迅疾且厚重,不过几日,便铺天盖地地笼来。眼下已是长夜短昼的光景。鸡鸣拂晓,天尚是灰蒙蒙的一片明昧时,便被嬷嬷催促着穿戴好衣冠,临行时还不忘塞了个热烘烘的手炉到自个儿怀里,好搪些雪气。

  甫进上书房的时候,便一眼见到猷哥早已端坐在位子上头,拼命打起一副精气神模样。我见他暗暗忍下个呵欠冲我招手,咧嘴一笑,分明展露了两颗新长齐的虎牙。

  “兄弟者,分形连气之人也,他遭皮肉之痛,我亦觉胸闷气堵。况我素来心肠极软,瞧不得人受苦,尤其听了猷哥这番体己话,更觉他煞是可怜,只涌上一股惺惺相惜的心疼劲儿,巴巴儿苦着一张小脸替他担忧。

  将案上一册书掂过,信手翻了页熟稔的看。偏只巧,纸页上分明便是煮粥焚须的典故,更衬应了眼下与他二人间的手足之爱。只悄悄用胳膊肘捅了他臂示意他看,又低声一句。

  先头的兄长相继开府建牙,我于孤单的四所拘束已久,在暮秋时恰落了一场不大不小的病,终也迁去了圆明园,竟日休养。我本早已倦怠极了泡在药汤里,偏在此时,似心有灵犀一般,一张请柬如夹来一片春意,因不忍看这尘封的皑皑冰雪,便透过了刺骨寒冬来将我解救出,拂去滞留的寒意。末了勾了一笑,未及猷哥发话,便轻轻止住了他的话头,决意要戏弄那奸滑商贩一番。待掌柜折返奉上那所谓稀世珍墨之际,微俯身拈了案头那管软毫舔足了墨,侧勒努趯,策掠啄磔,毫尖末了一勾,便振落了一身少年郎独有的潇洒风骨。自幼师承名家,兼累日雕磨锤炼,笔法自不逊色于人。然心下深知,我二人便纵有颜筋柳骨,亦难入那狡诈贪欲之眼。

  果不其然,那掌柜见字后,虽颇有赞词,却含笑摇头;故作懊丧之态,悻悻叹道。

  话音甫落,便侧首示意安子将怀中揣着的一张千两银票取出,其上那极妥帖的靛蓝色刷印同龙火纹花样,皆由里到外散着恰到好处的矜贵,无不使跟前目光短浅的奸商心乱神迷。复挽了个平和的笑,将那银票覆于案面,徐徐而言。

  “我哥哥的本事比我强多了,只是我觉着方才那纸不够好,衬不上我哥哥的好笔法,也对我不公道。既已有了好墨,自当有名纸相配,倒不如你多寻几张这般模样的纸,来供我兄弟二人快意比试一番?”

  到底还是孩子心性,只爱揽些捉弄人的活儿,而向来无个主张。遂偏了头去询猷哥意见,少年快活自得之色一览无遗。

  四九城的冬向来来的迅疾且厚重,不过几日,便铺天盖地地笼来。眼下已是长夜短昼的光景。鸡鸣拂晓,天尚是灰蒙蒙的一片明昧时,便被嬷嬷催促着穿戴好衣冠,临行时还不忘塞了个热烘烘的手炉到自个儿怀里,好搪些雪气。

  甫进上书房的时候,便一眼见到猷哥早已端坐在位子上头,拼命打起一副精气神模样。我见他暗暗忍下个呵欠冲我招手,咧嘴一笑,分明展露了两颗新长齐的虎牙。

  “兄弟者,分形连气之人也,他遭皮肉之痛,我亦觉胸闷气堵。况我素来心肠极软,瞧不得人受苦,尤其听了猷哥这番体己话,更觉他煞是可怜,只涌上一股惺惺相惜的心疼劲儿,巴巴儿苦着一张小脸替他担忧。

  将案上一册书掂过,信手翻了页熟稔的看。偏只巧,纸页上分明便是煮粥焚须的典故,更衬应了眼下与他二人间的手足之爱。只悄悄用胳膊肘捅了他臂示意他看,又低声一句。

  先头的兄长相继开府建牙,我于孤单的四所拘束已久,在暮秋时恰落了一场不大不小的病,终也迁去了圆明园,竟日休养。我本早已倦怠极了泡在药汤里,偏在此时,似心有灵犀一般,一张请柬如夹来一片春意,因不忍看这尘封的皑皑冰雪,便透过了刺骨寒冬来将我解救出,拂去滞留的寒意。末了勾了一笑,未及猷哥发话,便轻轻止住了他的话头,决意要戏弄那奸滑商贩一番。待掌柜折返奉上那所谓稀世珍墨之际,微俯身拈了案头那管软毫舔足了墨,侧勒努趯,策掠啄磔,毫尖末了一勾,便振落了一身少年郎独有的潇洒风骨。自幼师承名家,兼累日雕磨锤炼,笔法自不逊色于人。然心下深知,我二人便纵有颜筋柳骨,亦难入那狡诈贪欲之眼。

  果不其然,那掌柜见字后,虽颇有赞词,却含笑摇头;故作懊丧之态,悻悻叹道。

  话音甫落,便侧首示意安子将怀中揣着的一张千两银票取出,其上那极妥帖的靛蓝色刷印同龙火纹花样,皆由里到外散着恰到好处的矜贵,无不使跟前目光短浅的奸商心乱神迷。复挽了个平和的笑,将那银票覆于案面,徐徐而言。

  “我哥哥的本事比我强多了,只是我觉着方才那纸不够好,衬不上我哥哥的好笔法,也对我不公道。既已有了好墨,自当有名纸相配,倒不如你多寻几张这般模样的纸,来供我兄弟二人快意比试一番?”

  到底还是孩子心性,只爱揽些捉弄人的活儿,而向来无个主张。遂偏了头去询猷哥意见,少年快活自得之色一览无遗。

  四九城的冬向来来的迅疾且厚重,不过几日,便铺天盖地地笼来。眼下已是长夜短昼的光景。鸡鸣拂晓,天尚是灰蒙蒙的一片明昧时,便被嬷嬷催促着穿戴好衣冠,临行时还不忘塞了个热烘烘的手炉到自个儿怀里,好搪些雪气。

  甫进上书房的时候,便一眼见到猷哥早已端坐在位子上头,拼命打起一副精气神模样。我见他暗暗忍下个呵欠冲我招手,咧嘴一笑,分明展露了两颗新长齐的虎牙。

  “兄弟者,分形连气之人也,他遭皮肉之痛,我亦觉胸闷气堵。况我素来心肠极软,瞧不得人受苦,尤其听了猷哥这番体己话,更觉他煞是可怜,只涌上一股惺惺相惜的心疼劲儿,巴巴儿苦着一张小脸替他担忧。

  将案上一册书掂过,信手翻了页熟稔的看。偏只巧,纸页上分明便是煮粥焚须的典故,更衬应了眼下与他二人间的手足之爱。只悄悄用胳膊肘捅了他臂示意他看,又低声一句。

  先头的兄长相继开府建牙,我于孤单的四所拘束已久,在暮秋时恰落了一场不大不小的病,终也迁去了圆明园,竟日休养。我本早已倦怠极了泡在药汤里,偏在此时,似心有灵犀一般,一张请柬如夹来一片春意,因不忍看这尘封的皑皑冰雪,便透过了刺骨寒冬来将我解救出,拂去滞留的寒意。末了勾了一笑,未及猷哥发话,便轻轻止住了他的话头,决意要戏弄那奸滑商贩一番。待掌柜折返奉上那所谓稀世珍墨之际,微俯身拈了案头那管软毫舔足了墨,侧勒努趯,策掠啄磔,毫尖末了一勾,便振落了一身少年郎独有的潇洒风骨。自幼师承名家,兼累日雕磨锤炼,笔法自不逊色于人。然心下深知,我二人便纵有颜筋柳骨,亦难入那狡诈贪欲之眼。

  果不其然,那掌柜见字后,虽颇有赞词,却含笑摇头;故作懊丧之态,悻悻叹道。

  话音甫落,便侧首示意安子将怀中揣着的一张千两银票取出,其上那极妥帖的靛蓝色刷印同龙火纹花样,皆由里到外散着恰到好处的矜贵,无不使跟前目光短浅的奸商心乱神迷。复挽了个平和的笑,将那银票覆于案面,徐徐而言。

  “我哥哥的本事比我强多了,只是我觉着方才那纸不够好,衬不上我哥哥的好笔法,也对我不公道。既已有了好墨,自当有名纸相配,倒不如你多寻几张这般模样的纸,来供我兄弟二人快意比试一番?”

  到底还是孩子心性,只爱揽些捉弄人的活儿,而向来无个主张。遂偏了头去询猷哥意见,少年快活自得之色一览无遗。

  四九城的冬向来来的迅疾且厚重,不过几日,便铺天盖地地笼来。眼下已是长夜短昼的光景。鸡鸣拂晓,天尚是灰蒙蒙的一片明昧时,便被嬷嬷催促着穿戴好衣冠,临行时还不忘塞了个热烘烘的手炉到自个儿怀里,好搪些雪气。

  甫进上书房的时候,便一眼见到猷哥早已端坐在位子上头,拼命打起一副精气神模样。我见他暗暗忍下个呵欠冲我招手,咧嘴一笑,分明展露了两颗新长齐的虎牙。

  “兄弟者,分形连气之人也,他遭皮肉之痛,我亦觉胸闷气堵。况我素来心肠极软,瞧不得人受苦,尤其听了猷哥这番体己话,更觉他煞是可怜,只涌上一股惺惺相惜的心疼劲儿,巴巴儿苦着一张小脸替他担忧。

  将案上一册书掂过,信手翻了页熟稔的看。偏只巧,纸页上分明便是煮粥焚须的典故,更衬应了眼下与他二人间的手足之爱。只悄悄用胳膊肘捅了他臂示意他看,又低声一句。

  先头的兄长相继开府建牙,我于孤单的四所拘束已久,在暮秋时恰落了一场不大不小的病,终也迁去了圆明园,竟日休养。我本早已倦怠极了泡在药汤里,偏在此时,似心有灵犀一般,一张请柬如夹来一片春意,因不忍看这尘封的皑皑冰雪,便透过了刺骨寒冬来将我解救出,拂去滞留的寒意。末了勾了一笑,未及猷哥发话,便轻轻止住了他的话头,决意要戏弄那奸滑商贩一番。待掌柜折返奉上那所谓稀世珍墨之际,微俯身拈了案头那管软毫舔足了墨,侧勒努趯,策掠啄磔,毫尖末了一勾,便振落了一身少年郎独有的潇洒风骨。自幼师承名家,兼累日雕磨锤炼,笔法自不逊色于人。然心下深知,我二人便纵有颜筋柳骨,亦难入那狡诈贪欲之眼。

  果不其然,那掌柜见字后,虽颇有赞词,却含笑摇头;故作懊丧之态,悻悻叹道。

  话音甫落,便侧首示意安子将怀中揣着的一张千两银票取出,其上那极妥帖的靛蓝色刷印同龙火纹花样,皆由里到外散着恰到好处的矜贵,无不使跟前目光短浅的奸商心乱神迷。复挽了个平和的笑,将那银票覆于案面,徐徐而言。

  “我哥哥的本事比我强多了,只是我觉着方才那纸不够好,衬不上我哥哥的好笔法,也对我不公道。既已有了好墨,自当有名纸相配,倒不如你多寻几张这般模样的纸,来供我兄弟二人快意比试一番?”

  到底还是孩子心性,只爱揽些捉弄人的活儿,而向来无个主张。遂偏了头去询猷哥意见,少年快活自得之色一览无遗。

  四九城的冬向来来的迅疾且厚重,不过几日,便铺天盖地地笼来。眼下已是长夜短昼的光景。鸡鸣拂晓,天尚是灰蒙蒙的一片明昧时,便被嬷嬷催促着穿戴好衣冠,临行时还不忘塞了个热烘烘的手炉到自个儿怀里,好搪些雪气。

  甫进上书房的时候,便一眼见到猷哥早已端坐在位子上头,拼命打起一副精气神模样。我见他暗暗忍下个呵欠冲我招手,咧嘴一笑,分明展露了两颗新长齐的虎牙。

  “兄弟者,分形连气之人也,他遭皮肉之痛,我亦觉胸闷气堵。况我素来心肠极软,瞧不得人受苦,尤其听了猷哥这番体己话,更觉他煞是可怜,只涌上一股惺惺相惜的心疼劲儿,巴巴儿苦着一张小脸替他担忧。

  将案上一册书掂过,信手翻了页熟稔的看。偏只巧,纸页上分明便是煮粥焚须的典故,更衬应了眼下与他二人间的手足之爱。只悄悄用胳膊肘捅了他臂示意他看,又低声一句。

  先头的兄长相继开府建牙,我于孤单的四所拘束已久,在暮秋时恰落了一场不大不小的病,终也迁去了圆明园,竟日休养。我本早已倦怠极了泡在药汤里,偏在此时,似心有灵犀一般,一张请柬如夹来一片春意,因不忍看这尘封的皑皑冰雪,便透过了刺骨寒冬来将我解救出,拂去滞留的寒意。末了勾了一笑,未及猷哥发话,便轻轻止住了他的话头,决意要戏弄那奸滑商贩一番。待掌柜折返奉上那所谓稀世珍墨之际,微俯身拈了案头那管软毫舔足了墨,侧勒努趯,策掠啄磔,毫尖末了一勾,便振落了一身少年郎独有的潇洒风骨。自幼师承名家,兼累日雕磨锤炼,笔法自不逊色于人。然心下深知,我二人便纵有颜筋柳骨,亦难入那狡诈贪欲之眼。

  果不其然,那掌柜见字后,虽颇有赞词,却含笑摇头;故作懊丧之态,悻悻叹道。

  话音甫落,便侧首示意安子将怀中揣着的一张千两银票取出,其上那极妥帖的靛蓝色刷印同龙火纹花样,皆由里到外散着恰到好处的矜贵,无不使跟前目光短浅的奸商心乱神迷。复挽了个平和的笑,将那银票覆于案面,徐徐而言。

  “我哥哥的本事比我强多了,只是我觉着方才那纸不够好,衬不上我哥哥的好笔法,也对我不公道。既已有了好墨,自当有名纸相配,倒不如你多寻几张这般模样的纸,来供我兄弟二人快意比试一番?”

  到底还是孩子心性,只爱揽些捉弄人的活儿,而向来无个主张。遂偏了头去询猷哥意见,少年快活自得之色一览无遗。

  四九城的冬向来来的迅疾且厚重,不过几日,便铺天盖地地笼来。眼下已是长夜短昼的光景。鸡鸣拂晓,天尚是灰蒙蒙的一片明昧时,便被嬷嬷催促着穿戴好衣冠,临行时还不忘塞了个热烘烘的手炉到自个儿怀里,好搪些雪气。

  甫进上书房的时候,便一眼见到猷哥早已端坐在位子上头,拼命打起一副精气神模样。我见他暗暗忍下个呵欠冲我招手,咧嘴一笑,分明展露了两颗新长齐的虎牙。

  “兄弟者,分形连气之人也,他遭皮肉之痛,我亦觉胸闷气堵。况我素来心肠极软,瞧不得人受苦,尤其听了猷哥这番体己话,更觉他煞是可怜,只涌上一股惺惺相惜的心疼劲儿,巴巴儿苦着一张小脸替他担忧。

  将案上一册书掂过,信手翻了页熟稔的看。偏只巧,纸页上分明便是煮粥焚须的典故,更衬应了眼下与他二人间的手足之爱。只悄悄用胳膊肘捅了他臂示意他看,又低声一句。

  先头的兄长相继开府建牙,我于孤单的四所拘束已久,在暮秋时恰落了一场不大不小的病,终也迁去了圆明园,竟日休养。我本早已倦怠极了泡在药汤里,偏在此时,似心有灵犀一般,一张请柬如夹来一片春意,因不忍看这尘封的皑皑冰雪,便透过了刺骨寒冬来将我解救出,拂去滞留的寒意。末了勾了一笑,未及猷哥发话,便轻轻止住了他的话头,决意要戏弄那奸滑商贩一番。待掌柜折返奉上那所谓稀世珍墨之际,微俯身拈了案头那管软毫舔足了墨,侧勒努趯,策掠啄磔,毫尖末了一勾,便振落了一身少年郎独有的潇洒风骨。自幼师承名家,兼累日雕磨锤炼,笔法自不逊色于人。然心下深知,我二人便纵有颜筋柳骨,亦难入那狡诈贪欲之眼。

  果不其然,那掌柜见字后,虽颇有赞词,却含笑摇头;故作懊丧之态,悻悻叹道。

  话音甫落,便侧首示意安子将怀中揣着的一张千两银票取出,其上那极妥帖的靛蓝色刷印同龙火纹花样,皆由里到外散着恰到好处的矜贵,无不使跟前目光短浅的奸商心乱神迷。复挽了个平和的笑,将那银票覆于案面,徐徐而言。

  “我哥哥的本事比我强多了,只是我觉着方才那纸不够好,衬不上我哥哥的好笔法,也对我不公道。既已有了好墨,自当有名纸相配,倒不如你多寻几张这般模样的纸,来供我兄弟二人快意比试一番?”

  到底还是孩子心性,只爱揽些捉弄人的活儿,而向来无个主张。遂偏了头去询猷哥意见,少年快活自得之色一览无遗。

  四九城的冬向来来的迅疾且厚重,不过几日,便铺天盖地地笼来。眼下已是长夜短昼的光景。鸡鸣拂晓,天尚是灰蒙蒙的一片明昧时,便被嬷嬷催促着穿戴好衣冠,临行时还不忘塞了个热烘烘的手炉到自个儿怀里,好搪些雪气。

  甫进上书房的时候,便一眼见到猷哥早已端坐在位子上头,拼命打起一副精气神模样。我见他暗暗忍下个呵欠冲我招手,咧嘴一笑,分明展露了两颗新长齐的虎牙。

  “兄弟者,分形连气之人也,他遭皮肉之痛,我亦觉胸闷气堵。况我素来心肠极软,瞧不得人受苦,尤其听了猷哥这番体己话,更觉他煞是可怜,只涌上一股惺惺相惜的心疼劲儿,巴巴儿苦着一张小脸替他担忧。

  将案上一册书掂过,信手翻了页熟稔的看。偏只巧,纸页上分明便是煮粥焚须的典故,更衬应了眼下与他二人间的手足之爱。只悄悄用胳膊肘捅了他臂示意他看,又低声一句。

  末了勾了一笑,未及猷哥发话,便轻轻止住了他的话头,决意要戏弄那奸滑商贩一番。待掌柜折返奉上那所谓稀世珍墨之际,微俯身拈了案头那管软毫舔足了墨,侧勒努趯,策掠啄磔,毫尖末了一勾,便振落了一身少年郎独有的潇洒风骨。自幼师承名家,兼累日雕磨锤炼,笔法自不逊色于人。然心下深知,我二人便纵有颜筋柳骨,亦难入那狡诈贪欲之眼。

  果不其然,那掌柜见字后,虽颇有赞词,却含笑摇头;故作懊丧之态,悻悻叹道。

  话音甫落,便侧首示意安子将怀中揣着的一张千两银票取出,其上那极妥帖的靛蓝色刷印同龙火纹花样,皆由里到外散着恰到好处的矜贵,无不使跟前目光短浅的奸商心乱神迷。复挽了个平和的笑,将那银票覆于案面,徐徐而言。

  “我哥哥的本事比我强多了,只是我觉着方才那纸不够好,衬不上我哥哥的好笔法,也对我不公道。既已有了好墨,自当有名纸相配,倒不如你多寻几张这般模样的纸,来供我兄弟二人快意比试一番?”

  到底还是孩子心性,只爱揽些捉弄人的活儿,而向来无个主张。遂偏了头去询猷哥意见,少年快活自得之色一览无遗。

  四九城的冬向来来的迅疾且厚重,不过几日,便铺天盖地地笼来。眼下已是长夜短昼的光景。鸡鸣拂晓,天尚是灰蒙蒙的一片明昧时,便被嬷嬷催促着穿戴好衣冠,临行时还不忘塞了个热烘烘的手炉到自个儿怀里,好搪些雪气。

  甫进上书房的时候,便一眼见到猷哥早已端坐在位子上头,拼命打起一副精气神模样。我见他暗暗忍下个呵欠冲我招手,咧嘴一笑,分明展露了两颗新长齐的虎牙。

  “兄弟者,分形连气之人也,他遭皮肉之痛,我亦觉胸闷气堵。况我素来心肠极软,瞧不得人受苦,尤其听了猷哥这番体己话,更觉他煞是可怜,只涌上一股惺惺相惜的心疼劲儿,巴巴儿苦着一张小脸替他担忧。

  将案上一册书掂过,信手翻了页熟稔的看。偏只巧,纸页上分明便是煮粥焚须的典故,更衬应了眼下与他二人间的手足之爱。只悄悄用胳膊肘捅了他臂示意他看,又低声一句。

  末了勾了一笑,未及猷哥发话,便轻轻止住了他的话头,决意要戏弄那奸滑商贩一番。待掌柜折返奉上那所谓稀世珍墨之际,微俯身拈了案头那管软毫舔足了墨,侧勒努趯,策掠啄磔,毫尖末了一勾,便振落了一身少年郎独有的潇洒风骨。自幼师承名家,兼累日雕磨锤炼,笔法自不逊色于人。然心下深知,我二人便纵有颜筋柳骨,亦难入那狡诈贪欲之眼。

  果不其然,那掌柜见字后,虽颇有赞词,却含笑摇头;故作懊丧之态,悻悻叹道。

  话音甫落,便侧首示意安子将怀中揣着的一张千两银票取出,其上那极妥帖的靛蓝色刷印同龙火纹花样,皆由里到外散着恰到好处的矜贵,无不使跟前目光短浅的奸商心乱神迷。复挽了个平和的笑,将那银票覆于案面,徐徐而言。

  “我哥哥的本事比我强多了,只是我觉着方才那纸不够好,衬不上我哥哥的好笔法,也对我不公道。既已有了好墨,自当有名纸相配,倒不如你多寻几张这般模样的纸,来供我兄弟二人快意比试一番?”

  到底还是孩子心性,只爱揽些捉弄人的活儿,而向来无个主张。遂偏了头去询猷哥意见,少年快活自得之色一览无遗。

  四九城的冬向来来的迅疾且厚重,不过几日,便铺天盖地地笼来。眼下已是长夜短昼的光景。鸡鸣拂晓,天尚是灰蒙蒙的一片明昧时,便被嬷嬷催促着穿戴好衣冠,临行时还不忘塞了个热烘烘的手炉到自个儿怀里,好搪些雪气。

  甫进上书房的时候,便一眼见到猷哥早已端坐在位子上头,拼命打起一副精气神模样。我见他暗暗忍下个呵欠冲我招手,咧嘴一笑,分明展露了两颗新长齐的虎牙。

  “兄弟者,分形连气之人也,他遭皮肉之痛,我亦觉胸闷气堵。况我素来心肠极软,瞧不得人受苦,尤其听了猷哥这番体己话,更觉他煞是可怜,只涌上一股惺惺相惜的心疼劲儿,巴巴儿苦着一张小脸替他担忧。

  将案上一册书掂过,信手翻了页熟稔的看。偏只巧,纸页上分明便是煮粥焚须的典故,更衬应了眼下与他二人间的手足之爱。只悄悄用胳膊肘捅了他臂示意他看,又低声一句。

  末了勾了一笑,未及猷哥发话,便轻轻止住了他的话头,决意要戏弄那奸滑商贩一番。待掌柜折返奉上那所谓稀世珍墨之际,微俯身拈了案头那管软毫舔足了墨,侧勒努趯,策掠啄磔,毫尖末了一勾,便振落了一身少年郎独有的潇洒风骨。自幼师承名家,兼累日雕磨锤炼,笔法自不逊色于人。然心下深知,我二人便纵有颜筋柳骨,亦难入那狡诈贪欲之眼。

  果不其然,那掌柜见字后,虽颇有赞词,却含笑摇头;故作懊丧之态,悻悻叹道。

  话音甫落,便侧首示意安子将怀中揣着的一张千两银票取出,其上那极妥帖的靛蓝色刷印同龙火纹花样,皆由里到外散着恰到好处的矜贵,无不使跟前目光短浅的奸商心乱神迷。复挽了个平和的笑,将那银票覆于案面,徐徐而言。

  “我哥哥的本事比我强多了,只是我觉着方才那纸不够好,衬不上我哥哥的好笔法,也对我不公道。既已有了好墨,自当有名纸相配,倒不如你多寻几张这般模样的纸,来供我兄弟二人快意比试一番?”

  到底还是孩子心性,只爱揽些捉弄人的活儿,而向来无个主张。遂偏了头去询猷哥意见,少年快活自得之色一览无遗。

  午后的天并不甚光亮灼人,投机的一线天光从镂花格子的罅隙钻入藏玉,恰恰映在蓝皮白线的话本子上,予我一段便宜。脑瓜子伏得极低,好遮掩住那幅朱墨描边的威风全相,本便身量不足,加之臃肿的衣袍裹得严严实实,此时愈发显得像个粉团子窝在其上。

  藏玉的一扇门“吱呀”一动,拘束在这促狭地界久了,当即便敏感地捕捉了这一缕几近不可察的细微声响。赶忙将话本往后一丢掷,却来不及藏,迎风而入的是一阵清浅的淡香,鼻尖微动,是熏在女孩儿衣裳上的独有气息,为我暂时驱赶掉藏玉里萦绕不散的苦涩药味。

  安子本便是伏在地上,而今更是滑稽地一抹脸行了问安大礼。藏玉本来便不是个热闹地方,鲜少有人愿意来沾一沾病气,故而我一下便猜中了来者何人。悬在空中的手如振翅之鹰,向夷姐姐张开了双臂,粉雕玉琢的眉眼更弯成了充盈的笑意。

  我素来体弱,无同龄兄长们那般英武矫健的体魄,却偏生了多愁多病身。额涅兄长爱称我一声“阿宝”,哈哈珠子们却暗地里笑话我,说这位宝爷,生得不似个郎君,却更肖一女娇娥。

  说完歪了歪脑袋,却又有些害怕她笑话我,便眨了眨眼睛便又同她絮絮念叨,流露了一丝怯生。

  自小敏感,将她眼眉的细微凝蹙悉数揽入眼底。遣散了屋里头的闲杂人,然后小心翼翼挪了挪身子,将案底藏的小匣子抽出来,啪嗒一声儿打开,里头分明躺着几颗蜜饯,像极了夷姐姐的耳坠子镶着的红珠,煞是玲珑可爱。

  听到自个儿仍是男子汉之际,如释重负地呼了口气,笑嘻嘻地露出一如既往的贪顽神色,把几颗蜜饯掏出来,暗暗塞到夷姐姐的掌心里。

  “这是安子悄悄帮我藏的,分姐姐吃!”我听她后言,一时懵懂,却暗暗记在了心里。

  身畔的众多人,似乎总以为我非独独钟爱赵子龙、武安君的奇闻佚事,而更像是喜欢所有群英荟萃的典故一般,喜欢那逐鹿中原,气吞山河的荡气回肠,只是囿于这一副身子,只得看着那些连环话本,痴了似地着迷其中。而这,权当是他们的一厢情愿罢了——他们哪里知道,这本便该是我应承的宿命,谁又知晓我真正想要的,只是一碗苦汤后一颗甜到心底的蜜饯罢了,哪里需要那么多?

  世间万物,本便不携半粒尘而来,亦不带半片叶离开,人活百岁,终只是孤独一场,诗书间的风华,反成了一生羁绊——而这是我很久很久以后才终于明悟的道理。

  姐姐的声线总是如许温柔,眉梢的那一星笑意,连同璎珰的一点脆响,都像初春绽然的冰裂声,蕴着的永远是望不尽的新生与希望,让我不觉迷忘了世间多重烦忧。

  她提及开府建牙,那般于我而言遥不可及的事情时,我不觉怔了怔,而那几颗蜜饯又早已物归原位。沉默了稍许,终于开口去询。

  童言稚语,依旧天真无邪。明明早羡慕极了哥哥们在外头的自由驰骋,心底恍惚有一丝悸动,是一丝怅惘,又抑或新奇,与无限的向往——终归是我厘缠不清的。

  伸出小指头与她拉钩约定,外头日影西斜,飞花迷蒙了眼,谁又看得清少年郎幼稚的笑颜?

  午后的天并不甚光亮灼人,投机的一线天光从镂花格子的罅隙钻入藏玉,恰恰映在蓝皮白线的话本子上,予我一段便宜。脑瓜子伏得极低,好遮掩住那幅朱墨描边的威风全相,本便身量不足,加之臃肿的衣袍裹得严严实实,此时愈发显得像个粉团子窝在其上。

  藏玉的一扇门“吱呀”一动,拘束在这促狭地界久了,当即便敏感地捕捉了这一缕几近不可察的细微声响。赶忙将话本往后一丢掷,却来不及藏,迎风而入的是一阵清浅的淡香,鼻尖微动,是熏在女孩儿衣裳上的独有气息,为我暂时驱赶掉藏玉里萦绕不散的苦涩药味。

  我一下便猜中了来者何人。悬在空中的手如振翅之鹰,向夷姐姐张开了双臂,粉雕玉琢的眉眼更弯成了充盈的笑意。

  说完歪了歪脑袋,却又有些害怕她笑话我,便眨了眨眼睛便又同她絮絮念叨,流露了一丝怯生。

  自小敏感,将她眼眉的细微凝蹙悉数揽入眼底。遣散了屋里头的闲杂人,然后小心翼翼挪了挪身子,将案底藏的小匣子抽出来,啪嗒一声儿打开,里头分明躺着几颗蜜饯,像极了夷姐姐的耳坠子镶着的红珠,煞是玲珑可爱。

  听到自个儿仍是男子汉之际,如释重负地呼了口气,笑嘻嘻地露出一如既往的贪顽神色,把几颗蜜饯掏出来,暗暗塞到夷姐姐的掌心里。

  “这是安子悄悄帮我藏的,分姐姐吃!”我听她后言,一时懵懂,却暗暗记在了心里。

  身畔的众多人,似乎总以为我非独独钟爱赵子龙、武安君的奇闻佚事,而更像是喜欢所有群英荟萃的典故一般,喜欢那逐鹿中原,气吞山河的荡气回肠,只是囿于这一副身子,只得看着那些连环话本,痴了似地着迷其中。而这,权当是他们的一厢情愿罢了——他们哪里知道,这本便该是我应承的宿命,谁又知晓我真正想要的,只是一碗苦汤后一颗甜到心底的蜜饯罢了,哪里需要那么多?

  世间万物,本便不携半粒尘而来,亦不带半片叶离开,人活百岁,终只是孤独一场,诗书间的风华,反成了一生羁绊——而这是我很久很久以后才终于明悟的道理。

  姐姐的声线总是如许温柔,眉梢的那一星笑意,连同璎珰的一点脆响,都像初春绽然的冰裂声,蕴着的永远是望不尽的新生与希望,让我不觉迷忘了世间多重烦忧。

  童言稚语,依旧天真无邪。明明早羡慕极了哥哥们在外头的自由驰骋,心底恍惚有一丝悸动,是一丝怅惘,又抑或新奇,与无限的向往——终归是我厘缠不清的。

  伸出小指头与她拉钩约定,外头日影西斜,飞花迷蒙了眼,谁又看得清少年郎幼稚的笑颜?

  走马观花般懒懒赏着夹道花灯,心下却兀自细思起民间野史。那些杂说中曾道,太平公主与薛绍二人的情缘便是自花市而起: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而我却是从不信这等茶余饭后的谈资的,对所谓天降一段风流债,也向是一笑置之。自认自己不够体解风情,却深知这未尝不是耍的一点小小心思罢了——少年郎的情思总是羞于言说,遮遮掩掩着,生怕说出来被人知晓便跌了面子,于是偏把信认做不信,把是说成不是,借口是心非来作个矫饰隐藏,藏掉自己中偶生的一些青涩情窦与憧憬。这是少年人惯用的伎俩,也是独有的狡猾。

  他逐渐向我靠近之时,借过花灯折来的烁亮微光,我才将堪堪看清了他的模样——连带着缀在他眼角的晶莹泪珠,都似女子额间花钿一般流光溢彩。他身著男儿衣裳,却分明有着一副我见犹怜的娇女皮相,以致我一时错怔。忽回神时,面具已被他陡然伸手摘下,此厢更是将他眉目容颜全然摄入眼中。正欲言时,闻他急切唤声“阿兄”,顿时证实自己方才的猜想,亦知晓他是迷了方向。似乎有些不忍他再度失望的恻隐之心,遂将原本略微蹙起的长眉渐而舒展,擢了一派温和笑意。

  我觉这是一份痴,更是一份执,我琢磨不透,也强抑不住左肋下那一寸不大安分的悸动。我想,若要明白透彻这些复杂的滋味,则需请教一下初遇洛神的东阿王。而这半晌的思绪游离使我再度乱了神,竟不觉喃喃开口,几近要道破心中猜想。

  山间清月目遇之则成色,是天地万物之无尽藏也,人尽共适,反不足奇;而似玉之人,却是天下之尤物,万里之挑一,此番错过,又当何处去寻觅?在良人面前,纵灯月辉映,又何能匹敌?鹿鹤同春固好,但她,才是人间春色。

  及他阿兄寻来,方恨良宵太短。将长街浑然作了长亭,依依惜别。薄唇再次提笑,许下她的邀约。眼前如已观水面清圆,风荷迭举之景象。远风还拂来芙蕖细香,送我别离不至哀伤。灯火阑珊处,来日,可期。

  我尚知晓千百次回眸方能凝成一段擦肩而过的缘分,一经别离,山高水阔,她留下的那一星半点的痕迹,着实让我无从寻觅。我诚然清楚,人生不相见,动辄如参商,再度相逢已成可望不可即之变数,或许,这便是我命中注定…

  怅然若失之际,我忘抽出心思看清前路,待回过神来,娇小玲珑的一个人影便已猝不及防闯入视线,并不偏不倚撞入怀中。忽而跌在胸膛的轻柔重量与那萦绕鼻尖的暗香使我不觉往后略退一步,尚不及反应便急忙伸手撑住了那将将滑倒的软躯,却浑然不知,此刻广袤天地间,我二人独成一处暧昧的逼仄之景。

  我以不变的赤诚目光与她久别重叙,一张笨拙的嘴却只可沉默。最终,我用尽了毕生所能,才堪堪拉扯出一句小心翼翼又不越雷池的话语,而掩盖不住的,是少年郎张扬的欢喜。

  修樊筑篱而居,日日采薇相食,习静可观朝槿,清斋便折露葵……亦何尝不是我之夙愿?可与一人厮守,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便连一辈子,都嫌太短。

  她自报名姓,让我心底瞬即刻下除她的模样、她的言语、还有六合胡同外的其他更深的痕迹,无论是那袒腹暴晒腹中书的郝隆,抑或那她栖身的裴府,还是那竭天下之美凝作‘丽质’二字的掌故,及那令妃子一笑的岭南佳果,我都牢记于心。我觉我像神祗下虔诚的信徒,且敬、且爱这一切关于她的所有。

  我亦学她,用指尖在冰凉的石桌上轻轻比划,将字的轮廓模样庄重缓慢展开与她。

  我忽而无端地想,采莲女若如她一般,是抛,或是掷,或都会让郎君辗转反侧寤寐思服罢——

  然而,采莲女还是会愿意去做个轻抛莲子的伊人,大抵是因,掷犹抱了不愿郎君接中的意图,而抛,却是怀着一去不返的决意了——只此一抛,便是芳心暗许。纵天地不容,亦永不回头。118开奖现场直播